香港诗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16|回复: 31

崔颢《黄鹤楼》原版及金圣叹修改版的讨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9 14: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石少。 于 2018-5-28 11:44 编辑

诗友说起《黄鹤楼》(崔颢)的格律,就此开一栏,与大家探讨。
一、
《黄鹤楼》崔颢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
这是我们现在读到的版本。
《诗词格律(王力)-第2章:诗律》:“这诗前半首是古风的格调,后半首是律诗。当然,这所谓"应该"是从后代的眼光来看的,当时律诗既然还没有定型化,根本不产生应该不应该的问题。”。
我在“孤平”一帖介绍过,律诗始于初唐,是一个慢慢发展的过程,初盛唐,律诗还未“定型”,论其格式,一些作品还是有律诗音调的古诗,这是正常的。所以,只要我们理解历史,就无需为这些诗不合律而困惑。
其实,这版本的《登黄鹤楼》,现在从历史书籍的一些记载及敦煌发现的稿件可以肯定,是后人修改过的作品。我将会抽时间逐步介绍分析与大家共同探讨。(待续)

3886

主题

10万

帖子

30万

积分

管理员

香港诗词学会论坛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09317

终身成就奖特别贡献奖荣誉管理员奖

发表于 2018-5-19 16: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讨论方法很好。跟着学受益。辛苦了。问好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9 17: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少。 于 2018-5-19 17:34 编辑

二、
《登黄鹤楼》
昔人已乘白云去,兹地唯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青青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在,烟花江上使人愁。
大家请留意这个版本。出处:敦煌伯三六一九号唐诗卷子。
我们比较不同之处:1、第一句是“昔人已乘白云去”并非“昔人已乘黄鹤去”;2、第二句“兹地唯余黄鹤楼”改了“兹”、“唯”为“此”“空”;3、第六句“芳草青青鹦鹉洲”改为“芳草萋萋鹦鹉洲”;4、第七句“何处在”改为何处是”;5、“第八句“烟花江上使人愁”改“花”为“波”。
这个版本在《国秀集》、《河岳英灵集》、《文苑英华》、《唐诗纪事》均有收录。与敦煌卷子同。
下面将介绍“新”版本是因何而改的,并介绍分析新旧版本不同的艺术性。(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0 10: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少。 于 2018-5-20 22:49 编辑

三、我们先分析“白云”版的格律。再分析“新”版本是因何而改的及“白云”版(即新版)的艺术性。

昔人已乘白云去,兹地唯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青青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在,烟花江上使人愁。

严沧浪说“唐人七言律诗,当以黄鹤楼为第一。”相信严氏所读的宋代本子,都是“昔人已乘白云去”。
“昔人已乘白云去,此地空留黄鹤楼”,是律句,即使改为“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留黄鹤楼”仍是律句,七言平起出句拗第六字,用下句第五字拗平以救,下句的“黄”救上句的“鹤”,所以第一二句并没有故意间杂古体格律的现象。
至于“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上句连接六个仄声,下句空悠悠的“空”应读仄声,如常建的“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的“空”字。奇句五联仄虽是古调,但在初盛唐的律句很常见,所以这一联也是律句。但对仗“不复返--空悠悠”对不上,严沧浪说这十四字已変成了一长句,所以根本毋须对仗了,不拍对偶,直统读下,反而气势雄大,意境宽闳,所以人不可及。纪晓岚说这诗“偶尔得之,自成绝调,然不可无不可有二”,均指出早期律诗的特殊之处。
其实,颈联是半对半不对,若我们将这作品视为“移柱体”的一种,也是可以的,只不过很特殊罢了。

(待续)顺感谢夏爱菊 诗友的光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0 16: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与王力及石诗友的观点完全不同,等石诗友说完了我再发表意见。

点评

我们边聊边论。因为我也没有先写好了的资料,也是边聊边写。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0 17:5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0 17:5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少。 于 2018-5-20 21:04 编辑

四、这一节,根据资料,介绍“白云”版是如何被改为“黄鹤”版的。
昔人已乘白云去,兹地唯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青青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在,烟花江上使人愁。
--
首先解释几处小改动的依据:1、第二句“兹地唯余黄鹤楼”。《河岳英灵集》《唐诗纪事》“兹”作“此”、《文苑英华》“余”作“遗”;2、第六句“芳草青青鹦鹉洲”,《国秀集》《文苑英华》同敦煌本,用“青青”,《唐诗纪事》用“萋萋”;3、“日暮乡关何处在”,《唐诗纪事》用“和处在”与敦煌本同,余各本用“是”并注“一作在”;“第八句“烟花江上使人愁”,各本皆用“烟波”,唯敦煌本用“烟花”。但我们若考虑李白诗“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再考虑当年李白“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是否能说明李白看到的版本就是“烟花江上使人愁”?并且也可以证明三月的扬州是“芳草青青”?
崔颢死后五百多年的元朝,才有人提出仙人乘黄鹤的说法,再倒崔颢死后九百多年的清朝,才有人说“乘白云”是错的,应该改为“乘黄鹤”。
元代吴师道《吴礼部诗话》中曾讨论到乘黄鹤还是乘白云的问题,提及当时有人曾附会“费文祎驾登仙于此”、“仙人子安乘黄鹤过此”,才开启后人改成“昔人已乘黄鹤去”的奇想。大力促成改“黄鹤”的应该是清初《选批唐才子诗》的金圣叹,他不但以“黄鹤”为正本,并批评说:“有本乃作‘昔人已乘白云去’,大谬,不知此诗正以浩浩大笔连写三‘黄鹤’字为奇耳!且使昔人若乘白云,则此楼何故乃名黄鹤?此亦理之最浅显者。至于四之忽陪白云,正妙于有意无意,有谓无谓,若起手未写黄鹤,先已写一白云,则是黄鹤白云,两两对峙,黄鹤固是楼名,白云出于何典耶?且白云既是昔人乘去,而至今尚见悠悠,世则岂有千载白云耶?不足当一噱已!”。
后金圣叹长洲同乡、学生沈德潜在编《唐诗别裁》时,直接就变成“昔人已乘黄鹤去”,连旁注“一作白云”都免了!再后孙洙编《唐诗三百首》时,参考《唐诗别裁》,自然也作“昔人已乘黄鹤去”了!由此传诵至今,直到敦煌本出现,诗家才知迷本忘原。
--
下一篇我们最后讨论,及“比对”两个版本不同的艺术性。(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0 17:5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外青山•涪陵 发表于 2018-5-20 16:15
我与王力及石诗友的观点完全不同,等石诗友说完了我再发表意见。

我们边聊边论。因为我也没有先写好了的资料,也是边聊边写。

点评

这个问题是个大难题,要说清楚需要耗不少时间和精力。目前,我胃病和失眠症又严重了,等我状态好些了再来探讨这个难题。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1 10:3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1 10:34: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石少。 发表于 2018-5-20 17:59
我们边聊边论。因为我也没有先写好了的资料,也是边聊边写。

这个问题是个大难题,要说清楚需要耗不少时间和精力。目前,我胃病和失眠症又严重了,等我状态好些了再来探讨这个难题。

点评

好的,不急,先养好身体。将上网作为“放松运动”,方便再写写。 祝早日康复!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1 11:5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1 11:5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外青山•涪陵 发表于 2018-5-21 10:34
这个问题是个大难题,要说清楚需要耗不少时间和精力。目前,我胃病和失眠症又严重了,等我状态好些了再来 ...

好的,不急,先养好身体。将上网作为“放松运动”,方便再写写。
祝早日康复!

点评

好的,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1 19: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1 19:35:08 | 显示全部楼层
石少。 发表于 2018-5-21 11:58
好的,不急,先养好身体。将上网作为“放松运动”,方便再写写。
祝早日康复! ...

好的,谢谢!:share::coffee

点评

祝早日康复!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3 14: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8

主题

2516

帖子

8839

积分

版主

律诗绝句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839
发表于 2018-5-23 14:33:29 | 显示全部楼层

祝早日康复!

点评

谢谢祝福!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3 16: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3 16: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祝福!:share::coffee

点评

早上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4 07: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7

主题

1774

帖子

6800

积分

栏目顾问

诗词理论特邀顾问、山水行吟特邀嘉宾

Rank: 5Rank: 5

积分
6800
发表于 2018-5-23 16:3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外青山•涪陵 发表于 2018-5-21 10:34
这个问题是个大难题,要说清楚需要耗不少时间和精力。目前,我胃病和失眠症又严重了,等我状态好些了再来 ...

请贤弟多保重,早日康复!祝夏祺!

点评

谢谢老哥祝福!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3 19: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3 19:36:50 | 显示全部楼层
莲城老骥 发表于 2018-5-23 16:36
请贤弟多保重,早日康复!祝夏祺!

谢谢老哥祝福!:share::coffe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8

主题

2516

帖子

8839

积分

版主

律诗绝句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839
发表于 2018-5-24 07:35:54 | 显示全部楼层

:share:早上好!

点评

早上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4 07:5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4 07:5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早上好!:share::coffe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10:5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少。 于 2018-5-24 10:56 编辑

五、这一节,我们比对“白云”版及“黄鹤”版两个版本不同的艺术性。
我们先看金圣叹的理由:
有本乃作“昔人已乘白云去”,大谬,不知此诗正以浩浩大笔连写三“黄鹉”字为奇耳!且使昔人若乘白云,则此楼何故乃名黄鹤?此亦理之最浅显者。至于四之忽陪白云,正妙于有意无意,有谓无谓,若起手未写黄鹤,先已写一白云,则是黄鹤白云,两两对峙,黄鹤固是楼名,白云出于何典耶?且白云既是昔人乘去,而至今尚见悠悠,世则岂有千载白云耶?不足当一噱已!”。

他辩论此句应为“黄鹤”而不是“白云”,理由是:
1、不知此诗正以浩浩大笔连写三“黄鹤”字为奇耳;
2、且使昔人若乘白云,则此楼何故乃名黄鹤?此亦理之最浅显者。至于四之忽陪白云,正妙于有意无意,有谓无谓,若起手未写黄鹤,先已写一白云,则是黄鹤白云,两两对峙,黄鹤固是楼名,白云出于何典耶?
3、且白云既是昔人乘去,而至今尚见悠悠,世则岂有千载白云耶?不足当一噱已!
--
就问题1,“连写三“黄鹤”字为奇耳”,我认为就诗句的吟哦传诵是有帮助的,三“黄鹤”一下将句型变为互文体,重复强调突出了主旨“黄鹤楼”,而重复的韵律又朗朗上口,这一点是使作品成为家喻户晓最重要的原因。另外,第一句因“鹤”字,也使得首联也变为古音的拗句定式,实质上也是属于音节的一种美。整首作品本身就是半古半新(唐人称近体诗为“新诗”)的风格,这样音节更加屈奇。
所以,金氏的理由1,我认为是讲的对的。
--
(待续)因最近较忙,所以写起来断断续续。因出差,又得两天后再写。请有不同意见的诗友也表达出来。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6 20:3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就问题2:“昔人若乘白云,则此楼何故乃名黄鹤?”并说“此亦理之最浅显者”。从语法从修辞的角度,都是强词夺理。因为两者不矛盾,互不排他。其实,金氏也没有认定第四句的“白云”不能存在,他已经看到,所以他用“正妙于有意无意,有谓无谓”来解释。为什么这一句的白云可以有意无意,而第一句白云就不行?显然不能自圆其说,解释不过去;再之,金氏又认为“白云”与“黄鹤”不能对峙,理由是因为黄鹤是楼名,而白云没有出典。这个观点也非常奇怪。律诗的对偶,只要求字面成对,并不要求典故必须与典故成对。例如:李商隐的“此日六军同驻马,当时七夕笑牵牛。”这里“驻马”不是典,“牵牛”属典。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事实上,在这首诗中,“白云”“黄鹤”不是对峙,而是双举。这属于修辞上的“基础知识”,金氏是诗词理论高手,无理由不知道。所以可知,金氏为了改崔颢这一句,不惜用强说来掩饰。
其实,原稿结构均匀严谨。诗的前四句意思是:古人已乘云仙去,眼前只剩下黄鹤楼这个古迹。第三、四句又反过来说:黄鹤既己一去不返,楼上也不再见到黄鹤,所能见到的只是悠悠白云,虽然事隔千年,白云却依然如故。这样,结构第一句用白云,第四句白云还在,第二句黄鹤,第三句黄鹤还在。也可以看成第一句与第四句互文,第二句与第三句互文。吟哦时与修改稿比,节拍拖长了而已,音节的情感咽中带幽,但诗文的结构更合理。

就问题3:文学语言,在修辞上有虚用实用之别,这种修辞形式更是常用在诗句。原稿第一句的“白云”和第三句的“黄鹤”是虚写,实质上指代“仙”字。第二句的“黄鹤”和第四句的“白云”是写,是赋体,表示眼前的景物。金氏没理由不了解。可见,金氏的这一论据,也是为了改稿的“合法性”而强说。
综上,原稿与改稿之比,金氏的“浩浩大笔连写三‘黄鹤’字为奇耳”是有道理的,这一点使得诗句朗朗上口易于传播。其余观点,都属于强说。
(完)
-----
以上观点参考过王力等老先生及一些国学书籍的观点。欢迎大家指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6 20:4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少。 于 2018-5-26 22:59 编辑

为便于阅读,将各段编在一起,作成“完整版”。
一、
《登黄鹤楼》崔颢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
这是我们现在读到的版本。
《诗词格律(王力)-第2章:诗律》:“这诗前半首是古风的格调,后半首是律诗。当然,这所谓"应该"是从后代的眼光来看的,当时律诗既然还没有定型化,根本不产生应该不应该的问题。”。
我在“孤平”一帖介绍过,律诗始于初唐,是一个慢慢发展的过程,初盛唐,律诗还未“定形”,论其格式,一些作品还是有律诗音调的古诗,这是正常的。所以,只要我们理解历史,就无需为这些诗不合律而困惑。
其实,这版本的《登黄鹤楼》,现在从历史书籍的一些记载及敦煌发现的稿件可以肯定,是后人修改过的作品。我将会抽时间逐步介绍分析与大
家分享。
二、
《登黄鹤楼》
昔人已乘白云去,兹地唯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青青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在,烟花江上使人愁。
大家请留意这个版本。出处:敦煌伯三六一九号唐诗卷子。
我们比较不同之处:1、第一句是“昔人已乘白云去”并非“昔人已乘黄鹤去”;2、第二句“兹地唯余黄鹤楼”改了“兹”、“唯”为“此”“空”;3、第六句“芳草青青鹦鹉洲”改为“芳草萋萋鹦鹉洲”;第七句“何处在”改为何处是”;“第八句“烟花江上使人愁”改“花”为“波”。
这个版本在《国秀集》卷中、《河岳英灵集》卷中均收录,《文苑英华》、《唐诗纪事》均有收录。与敦煌卷子同。
下面将介绍“新”版本是因何而改的,并介绍分析新旧版本不同的艺术性。
三、我们先分析“白云”版的格律。再分析“新”版本是因何而改的及“白云”版(即新版)的艺术性。

昔人已乘白云去,兹地唯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青青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在,烟花江上使人愁。

严沧浪说“唐人七言律诗,当以黄鹤楼为第一。”相信严氏所读的宋代本子,都是“昔人已乘白云去”。
“昔人已乘白云去,此地空留黄鹤楼”,是律句,即使改为“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留黄鹤楼”仍是律句,七言平起出句拗第六字,用下句第五字拗平以救,下句的“黄”救上句的“鹤”,所以第一二句并没有故意间杂古体格律的现象。
至于“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上句连接六个仄声,下句空悠悠的“空”应读仄声,如“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的“空”字。奇句五联仄虽是古调,但在初盛唐的律句很常见,所以这一联也是律句。但对仗“不复返--空悠悠”对不上,严羽说这十四字已変成了一长句,所以根本毋须对仗了,不拍对偶,直统读下,反而气势雄大意境宽闳,所以人不可及。纪晓岚说这诗“偶尔得之,自成绝调,然不可无不可有二”,均指出早期律诗的特殊之处。
其实,颈联是半对半不对,若我们将这作品视为“移柱体”的一种,也是可以的,只不过很特殊罢了。

四、这一节,根据资料,介绍“白云”版是如何被改为“黄鹤”版的。
昔人已乘白云去,兹地唯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青青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在,烟花江上使人愁。
--
首先解释几处小改动的依据:1、第二句“兹地唯余黄鹤楼”。《河岳英灵集》《唐诗纪事》“兹”作“此”、《文苑英华》“余”作“遗”;2、第六句“芳草青青鹦鹉洲”,《国秀集》《文苑英华》同敦煌本,用“青青”,《唐诗纪事》用“萋萋”;3、“日暮乡关何处在”,《唐诗纪事》用“和处在”与敦煌本同,余各本用“是”并注“一作在”;“第八句“烟花江上使人愁”,各本皆用“烟波”,唯敦煌本用“烟花”。但我们若考虑李白诗“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再考虑当年李白“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是否能说明李白看到的版本就是“烟花江上使人愁”?并且也可以证明三月的扬州是“芳草青青”?
崔颢死后五百多年的元朝,才有人提出仙人乘黄鹤的说法,再倒崔颢死后九百多年的清朝,才有人说“乘白云”是错的,应该改为“乘黄鹤”。
元代吴师道《吴礼部诗话》中曾讨论到乘黄鹤还是乘白云的问题,提及当时有人曾附会“费文祎驾登仙于此”、“仙人子安乘黄鹤过此”,才开启后人改成“昔人已乘黄鹤去”的奇想。大力促成改“黄鹤”的应该是清初《选批唐才子诗》的金圣叹,他不但以来“黄鹤”为正本,并批评说:“有本乃作“昔人已乘白云去”,大谬,不知此诗正以浩浩大笔连写三“黄鹉”字为奇耳!且使昔人若乘白云,则此楼何故乃名黄鹤?此亦理之最浅显者。至于四之忽陪白云,正妙于有意无意,有谓无谓,若起手未写黄鹤,先已写一白云,则是黄鹤白云,两两对峙,黄鹤固是楼名,白云出于何典耶?且白云既是昔人乘去,而至今尚见悠悠,世则岂有千载白云耶?不足当一噱已!”。
后金圣叹长洲同乡、学生沈德潜在编《唐诗别裁》时,直接就变成“昔人已乘黄鹤去”,连旁注“一作白云”都免了!再后孙洙编《唐诗三百首》时,参考《唐诗别裁》,自然也作“昔人已乘黄鹤去”了!由此传诵至今,直到敦煌本出现,诗家才知迷本忘原。
--
下一篇我们最后讨论,及“比对”两个版本不同的艺术性。
五、这一节,我们比对“白云”版及“黄鹤”版两个版本不同的艺术性。
我们先看金圣叹的理由:
有本乃作“昔人已乘白云去”,大谬,不知此诗正以浩浩大笔连写三“黄鹉”字为奇耳!且使昔人若乘白云,则此楼何故乃名黄鹤?此亦理之最浅显者。至于四之忽陪白云,正妙于有意无意,有谓无谓,若起手未写黄鹤,先已写一白云,则是黄鹤白云,两两对峙,黄鹤固是楼名,白云出于何典耶?且白云既是昔人乘去,而至今尚见悠悠,世则岂有千载白云耶?不足当一噱已!”。

他辩论此句应为“黄鹤”而不是“白云”,理由是:
1、不知此诗正以浩浩大笔连写三“黄鹤”字为奇耳;
2、且使昔人若乘白云,则此楼何故乃名黄鹤?此亦理之最浅显者。至于四之忽陪白云,正妙于有意无意,有谓无谓,若起手未写黄鹤,先已写一白云,则是黄鹤白云,两两对峙,黄鹤固是楼名,白云出于何典耶?
3、且白云既是昔人乘去,而至今尚见悠悠,世则岂有千载白云耶?不足当一噱已!
--
就问题1:“连写三“黄鹤”字为奇耳”,我认为就诗句的吟哦传诵是有帮助的,三“黄鹤”一下将句型变为互文体,重复强调突出了主旨“黄鹤楼”,而重复的韵律又朗朗上口,这一点是使作品成为家喻户晓最重要的原因。另外,第一句因“鹤”字,也使得首联也变为古音的拗句定式,实质上也是属于音节的一种美。整首作品本身就是半古半新(唐人称近体诗为“新诗”)的风格,这样音节更加屈奇。
所以,金氏我认为是讲的对的。

就问题2:“昔人若乘白云,则此楼何故乃名黄鹤?”并说“此亦理之最浅显者”。从语法从修辞的角度,都是强词夺理。因为两者不矛盾,互不排他。其实,金氏也没有认定第四句的“白云”不能存在,他已经看到,所以他用“正妙于有意无意,有谓无谓”来解释。为什么这一句的白云可以有意无意,而第一句白云就不行?显然不能自圆其说,解释不过去;再之,金氏又认为“白云”与“黄鹤”不能对峙,理由是因为黄鹤是楼名,而白云没有出典。这个观点也非常奇怪。律诗的对偶,只要求字面成对,并不要求典故必须与典故成对。例如:李商隐的“此日六军同驻马,当时七夕笑牵牛。”这里“驻马”不是典,“牵牛”属典。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事实上,在这首诗中,“白云”“黄鹤”不是对峙,而是双举。这属于修辞上的“基础知识”,金氏是诗词理论高手,无理由不知道。所以可知,金氏为了改崔颢这一句,不惜用强说来掩饰。
其实,原稿结构均匀严谨。诗的前四句意思是:古人已乘云仙去,眼前只剩下黄鹤楼这个古迹。第三、四句又反过来说:黄鹤既己一去不返,楼上也不再见到黄鹤,所能见到的只是悠悠白云,虽然事隔千年,白云却依然如故。这样,结构第一句用白云,第四句白云还在,第二句黄鹤,第三句黄鹤还在。也可以看成第一句与第四句互文,第二句与第三句互文。吟哦时与修改稿比,节拍拖长了而已,音节的情感咽中带幽,但诗文的结构更合理。

就问题3:文学语言,在修辞上有虚用实用之别,这种修辞形式更是常用在诗句。原稿第一句的“白云”和第三句的“黄鹤”是虚写,实质上指代“仙”字。第二句的“黄鹤”和第四句的“白云”是写,是赋体,表示眼前的景物。金氏没理由不了解。可见,金氏的这一论据,也是为了改稿的“合法性”而强说。
综上,原稿与改稿之比较,金氏的“浩浩大笔连写三‘黄鹤’字为奇耳”是有道理的,这一点使得诗句朗朗上口易于传播。其余观点,都属于强说。
--
以上参考过王力等老先生及一些国学书籍的观点。欢迎大家指谬!

点评

石友对《黄鹤楼》诸版本详考细论,足见其深厚的诗词功力!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8 09: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6 23:3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支持这个栏目大家对各个问题进行讨论。论坛论坛,有论才有坛。也很高兴大家在此栏目平心静气,共同探讨.

对于《黄鹤楼>这首诗的敦煌写本和传世本的比较,我也来说两句。
我们先看前四句:
传世本为: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敦煌本为:
昔人已乘白云去,兹地唯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就逻辑关系来说,传世本第一句的”去”和第三句的”去”是互文关系。这互文的关系意思是说那个传说的人乘着黄鹤去了,这一去就再不复返了,留下只是高楼空寂、白云悠悠。这四句诗给人留下无限遐想,句法也让人十分震撼,,意义也十分明确,是非常高超的表现手法。
敦煌本中第一句中用“白云”,已乘白云一去,第三句又说黄鹤一去,到底那人是乘黄鹤一去还是乘白云一去?既是乘白云一去,何必又云黄鹤一去?如果说两者同时而去,则一意隔句而两说,显然是不精练的。从这一点说,当以传世本为高妙。
还有,“空”字与”唯”的差别,“唯”只是"只有"的意思,“空”却是有思想内容的,与全诗精神境界十分融合,两字高低不难判别。
再看后四句:
传世本为: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敦煌本为: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青青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在,烟花江上使人愁。
“萋萋”、“青青”大概区别不大,不过,就诗的感情因素来说,“萋萋”为好。如果将白居易“萋萋满别情”改为“青青满别情”两句来比较,还是不难分出优劣的。“烟花”、还是“烟波”?这四个字是倒装,我们倒回去看,是江上烟波使人愁还是江上烟花使人愁?显然波字更加合适。这跟烟花三月无可比,因定语一个是江上一个时三月不一样。

客观地说,唐诗敦煌写本问世对我们了解这部分唐诗本来面目和勘正历史讹传及刊误有极大价值。但必须指出,敦煌写本也是人手抄写的,这既存在抄写人的主观因素,也必然会存在误写和错漏,所以不一定就准确。况且,传世本的编者,都是大学者,对各版本的异同,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当然每个编者也存在局限性,总体来说,传世本与敦煌本不同字句还是很多的,如果一个一个来比较,以我的眼界,有20%是敦煌本漏写错写,其余80%大概两分,有40%敦煌本为佳,40%传世本为佳。但《黄鹤楼》这首,基本上以传世本为好。这是我个人见解.

点评

本人支持唐会长的高见!先赞一个 过几天后,我会拿出支持的证据和理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8 07:4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8 07:4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山外青山•涪陵 于 2018-5-29 18:40 编辑
唐大进 发表于 2018-5-26 23:35
很支持这个栏目大家对各个问题进行讨论。论坛论坛,有论才有坛。也很高兴大家在此栏目平心静气,共同探讨.

...

本人支持唐会长的高见!先赞一个:strong: 过段时间后,我会拿出支持的证据和理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8 09: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石少。 发表于 2018-5-26 20:41
为便于阅读,将各段编在一起,作成“完整版”。
一、
《登黄鹤楼》崔颢

石友对《黄鹤楼》诸版本详考细论,足见其深厚的诗词功力!:stro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8 09: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黄鹤楼》流行版和敦煌版(包括大同小异的其它版本)的最大区别就在于第一句,而第一句的区别又在于“黄鹤”与“白云”。从石友最后的结论可看出:您是赞成第一句为“昔人已乘黄鹤去”的。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在这个关键问题上就没有分歧。至于您的其他观点还有待商榷:share::coffe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9 11: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少。 于 2018-6-9 18:59 编辑

唐大进诗友(本栏目只称诗友:Z)的观点又是从另一角度论证“三黄鹤”的优点,与金氏的角度完全不同,这值得我们学习研究。可见,诗之所以美,在于读者之解不尽相同。这就是诗句内涵的博大。
唐大进诗友也提及,敦煌版也未必是“正版”,这确实也客观。我们读到的前贤的版本,被后人修改是常见的事。这种例子几乎及于所有的大家,李白异本更是多而又多。因而,当我们见有异本时,不要轻易下孰正孰偏的结论。要站在两个版本的角度去分析享受其意义。

今天再举宋刻版与敦煌版有异的李白诗句
例2、
《望庐山瀑布水二首》之一(李白)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仰观势转雄,壮哉造化功。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
敦煌本前四句是:“舟人莫敢窥,羽客遥相指,指看势转雄,壮哉造化功。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空中乱丛射,左右各千尺。。”。我们先解读这几句的意思是:生活于水上的舟人见了奔腾的瀑布也不敢多看几眼,连腾云驾雾的羽客,也只敢站在远处欣赏着气势雄伟的奔流。
假设用了两个典型不怕水的"第三者"的感受,而不是作者自己的感受。我们应该留意,李白在之二“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也有‘半天’的本)”的句子。这一句就是自己的感受,这样两首的意思就雷同了。李白不至于如此才思枯竭。
我们再看敦煌版句的韵,在转韵句的上下接处用了"顶真"的修辞技巧将意思连贯下来:仄声“指”转平“功”时,用下一句第一字“指”顶真上一句的“指”;由平音“空”转仄“尺”时,下一句第一字“空”顶真上一句的“空”。而现在流行的版本,两个“指”字都被后人改掉。
李白的修辞巨心也就掩没不彰了。
--
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我收集、总结了不少。今后会抽时间慢慢介绍。

点评

就这个诗例中,敦煌本”空中乱丛射“一句"丛"字也是有误的,应是"空中乱潨射”,“空中乱丛射”是无法解的,语意亦不顺。“空中乱潨射”才辞通意达。想必是"潨",”丛“同音,抄写人据音误写的缘故。故敦煌本也不能一概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15 11: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5 11: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石少。 发表于 2018-6-9 11:13
唐大进诗友(本栏目只称诗友)的观点又是从另一角度论证“三黄鹤”的优点,与金氏的角度完全不同,这值得 ...

就这个诗例中,敦煌本”空中乱丛射“一句"丛"字也是有误的,应是"空中乱潨射”,“空中乱丛射”是无法解的,语意亦不顺。“空中乱潨射”才辞通意达。想必是"潨",”丛“同音,抄写人据音误写的缘故。故敦煌本也不能一概认可。

点评

“空中乱丛射,左右各千尺”。我再翻了一些书籍,宋本及今本是作“潨”。潨,是小水流入大水,或水流会合的地方;也可以是急流:如“龙潭下奔潨”。 如果用作水流会合的地方解,则与下一句“左右各千尺”意思不连贯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16 19:0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6 19:0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少。 于 2018-6-16 19:43 编辑
唐大进 发表于 2018-6-15 11:11
就这个诗例中,敦煌本”空中乱丛射“一句"丛"字也是有误的,应是"空中乱潨射”,“空中乱丛射”是无法解的 ...

“空中乱丛射,左右各千尺”。我再翻了一些书籍,宋本及今本是作“潨”。潨,是小水流入大水,或水流会合的地方;也可以是急流:如“龙潭下奔潨”。
如果用作水流会合的地方解,则与下一句“左右各千尺”意思不连贯。所以,用“丛”,名词化形容词,也带动词,形容空中水之状,似乎更形象,也与下一句更连贯。
当然,丛与潨同音,用在此处,意又有相同之处。宋本用“潨”,是误笔,还是当年编者有意改之,不得而知。但有一点肯定的,敦煌本早于宋本。故但我们读贯宋本而发现更早的版本时,值得我们去推敲不同的艺术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7 11:45: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空中乱丛射,句式是空中—乱—丛射。丛射,不管怎么化,显然是说不过去的。潨,有奔激之意,才与诗合。至于版本先后,不能一概而论,敦煌本之前就必有流传版本,敦煌本也是根据某些版本整理抄写的,也就必然也会有错漏(比如敦煌本把“犬戎”写成“大戎”等错字比比皆是)。所以,不能一味以敦煌本为依据,应与其它版本作比较,才为科学。本题丛潨两字比较,是不难看出高低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7 12:4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少。 于 2018-6-17 12:52 编辑

空中乱丛射,左右各千尺。
丛射,潨射。比较的是哪句更好。我支持“丛射”好些,是觉得“潨”是合众流之意,因而与下一句“左右各....”意不连贯,因为说合在一起的水,下一句再说“左右各”,就明显不连贯了,而这首诗的修辞特点是句句紧扣。相信认为“潨射”好些的,一定不是在这个点上考虑。
至于说“丛射”说不过去,也只能说在某个角度考虑没那么好,不至于是病句。因为,敦煌藏品是集精品,再不济,当年的小编也一定是个文化人,如果是病句,一定过不了他的眼。
另,从这首诗其它的异句可知,“原稿”水平是相当高的。所以就这一个“丛”字是病的可能性极低极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7 20: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不能一味迷信古本,我已说过,系统、客观、全面去比较,敦煌本也有诸多瑕疵的。因为敦煌诗卷也是民间抄本,抄写错讹的情况是会很多的。且唐时诗歌本无定本,很多的诗作本就有几个版本,有些是抄手抄错,或主观乱改的,有些是作者后来改的。如果说这些小编有些功夫,那后来编者更是大学者,岂不更有权威性。其实,我前帖已说过,各时期编者都有其局限性,还需要我们客观全面去衡量。就说这个丛潨之别,先看两字字义:
丛:
1.聚集:~生|~集。
2.生长在一起的草木:草~|树~。
3.泛指聚集在一起的人或东西:人~|论~|刀~剑树。
4.用于聚集生长在一起的草木:一~杂草。
5.姓。
不论那一义,都无法与射结合,即使动词化,也无法构成急射、奔射、流射的意义,如果解释为聚集而射,则与诗意相去甚远,就是说,”丛”无法与”射”组合而达诗意。
潨:
1.水流会合的地方。
2.急流:“龙潭下奔~。”
3.水声:“有声~然。”
石少老师取第1意来解释,显然是没有以意逆志。这里当然取2、3意均可,即解释为“急乱而射”或“急乱潨然而射”,显然,诗意十分精妙。
石少教授对这首诗敦煌本的见解,我大部分是同意的,但除上述丛,潨之外,还有个别字也是值得斟酌的,如“宛若白虹起”,传世本作“隐若”,亦当以传世本为佳。还有,“无论伤玉趾,且得洗尘颜”,传世本作”无论潄琼液,且得洗尘颜”,”伤玉趾”无法解释,想必也是误写,当以传世本为正。“左右各千尺”,传世本作“左右洗清壁”,该诗上有“挂流三百丈”,下首又有“直下三千尺”,这里再写“各千尺”,显得辞穷,还是依传世本为好。

点评

1、会长,我们这里不以“官职”或“老师”等职称相称。所以我们今后也都称您为诗友。所以,也请您用诗友称我们。多谢! 2、同意您关于“潨”字应用急流或水声理解。这样,也就对后人将“丛”改为“潨”有依据了。 3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18 21:4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44

主题

233

帖子

3191

积分

副站长

香港诗词学会论坛副站长

Rank: 8Rank: 8

积分
3191
发表于 2018-6-18 11:5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香港诗词 ( 粤ICP备18000505号 )

GMT+8, 2018-9-25 03:20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